欢迎光临花都历史名人网,您是第956417位访客
通知公告:
在世界骆氏宗亲联谊大会上的讲话
—— (2016年10月18日)
骆鼎

在世界骆氏宗亲联谊大会上的讲话

 

尊敬的经宗总会长、忠民会长,各位宗亲,大家好!

我是来自广东的骆氏宗亲骆鼎,非常高兴参加这次在浙江义乌举行的世界骆氏宗亲联谊大会。本次大会全球骆氏宗亲欢聚一堂,溯源追根,共叙亲情,既凝聚了血脉,又光大了门风,于骆氏一族可谓功德无量,对我个人来说,则是终生难忘。下面遵照大会的安排,作为晚清名臣骆秉章第六代嫡传后人和骆秉章研究会的会长,我就秉章公生平事功向大会作一介绍,以求天下骆氏宗亲共同追忆和缅怀这位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重要作用和重大影响力的前辈先人。

骆秉章(1793~1867),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书法家。广东花县(现花都区炭步镇华岭村)人。其40岁中进士,1850年擢任湖南巡抚,任职长达十年。1861年升调四川总督,凭借在大渡河边剿灭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等赫赫军功,被清政府恩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赏戴双眼花翎,升为协办大学士。1867年12月12日(农历11月17日),秉章公病逝于成都,终年74岁。清政府赠太子太傅,谥号文忠。入祀贤良祠,四川、湖南建专祠纪念。和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等人并称为晚清中兴“八大名臣”。

说到秉章公的勋业和声名,可借助晚清同一时代的两位著名人物予以参照。

首先,秉章公的协调和支持,成就了曾国藩和湘军。1853年,曾国藩受朝廷之命办理团练,组建湘军,当时的湖南省最高行政长官,湖南巡抚就是秉章公。虽说湘军的创始人是曾国藩,但从当时的行政管辖权和组建背景来看,秉章公实为湘军的幕后统帅,而曾国藩则更像到地方“挂职锻炼”。如果没有秉章公的支持,可以说是寸步难行。纵观当时的湘军内部情况,可谓派系林立,互不隶属。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虽能力非凡,都不能发挥协调和调度作用。秉章公虽是广东人,但其长期担任湖南的最高地方行政长官,且资望高深,因此几乎所有的湘军将帅都对他敬重有加,唯其马首是瞻。所以当时湘军的很多军事意图和战略方案,都要通过秉章公来付诸实施,只有他可以从全盘上驾驭湘军这支劲旅。

除了复杂的内部关系需要秉章公来统筹整合外,秉章公还是湘军的“总后勤部长”。他内清四境,外援五省,通过种种方法,使湖南成为湘军募兵筹饷的大本营,支持了全国湘军长期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可以说没有秉章公强大的后勤保障,湘军出省作战是不可能成功的。

太平天国失败后,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坐镇东南,凡涉及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福建等省巡抚的升迁、奖罚和重要事务的决策,朝廷一般都以曾国藩的意见为准。与此同时,秉章公虽然是四川总督,但是云南、贵州、陕西、甘肃等省的重要人事任命和政务安排,均会事先征求秉章公的看法,其政治作用同曾国藩旗鼓相当,对当时的大清王朝都是至关重要。

其次,秉章公的发现和培养,是左宗棠成就伟业的起点。

左宗棠乃旷世奇才,满腹经世学问,但却性格孤傲,难以相处的左宗棠后来能够成为湘军的第二号人物,并收复新疆,成就一番伟业,也好在秉章公早期对他的发现和培养。秉章公刚到湖南担任巡抚不久,就听说了这个自喻“今亮”(当今诸葛亮)的在野才子,于是找到胡林翼,请他引荐左宗棠这位“湘上农人”。在湖南湘阴老家隐居的左宗棠在秉章公几番诚意打动之下,欣然出任骆府的师爷,这一合作竟持续了整整六年,成就了晚清时代一段罕见的政坛佳话。

秉章公比左宗棠年长19岁,完全是两代人,不过秉章公对“左师爷”非常尊重。当时左宗棠虽然身处幕府,赞画军谋,但实际上是秉章公的首席军师,巡抚衙门内的大小事务都由他一手办理。由于秉章公大胆放权,左宗棠尽心筹划,湖南的军事形势很快转危为安,湘军出省作战更是捷报频传,多次受到朝廷的嘉奖。可以说,如果没有秉章公这位“贵人”提供的广阔空间和宽松氛围,左宗棠即便有通天才华,也不可能在政治上脱颖而出,更不可能引起朝廷的注意而逐步成为一代名臣。

秉章公担任巡抚和总督要职,分别比曾国藩早了十年和四年,从生前政坛地位来看,他与曾国藩难分伯仲,当然更在左宗棠之上;从死后追谥来看,他和林则徐、李鸿章、胡林翼同被追谥“文忠”,仅次于曾国藩的“文正”,也同样在左宗棠的“文襄”之上。

秉章公一生为官清正廉洁,追求“一帘花影云拖地,半夜书声月在天”和“官清安宅道如舍,宦游佳是右军山”的精神境界,留下了不少让人津津乐道的廉政故事。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在京师作御史时,凭借稽查房部银库案的清正廉洁名噪一时。后来,秉章公虽贵为一方地方大吏、湘军统帅,地位崇高,权倾一时,却是一名两袖清风、廉洁奉公的官员,加上他平日慷慨大方,乐善好施,经常接济同僚和穷人,其清贫令人难以置信。他逝世后,成都将军崇实问其侄治丧情形。其侄拿出秉章公所有的家当,仅箱笥五六具。里面除官服外,其余衣服全是旧衣,其中还有粗布缝制的。余有银子八百两,每封都有藩司印花,证明全是官俸银。崇实大为感动,最后奉旨赏银五千两治丧,其侄方才有能力扶柩回乡。这在晚清政坛极为罕见。至今,在花都的公园里,仍有当地纪委部门为秉章公立的铜像。

为了弘扬先贤遗德遗风,打造地方名人文化,2011年11月16日,广州市的部分专家学者、社会贤达以及广东省内的骆氏宗亲共同发起成立了骆秉章研究会。本人荣幸地被推选为会长。经过五年的时间,在研究会的引领和推动下,秉章公的研究取得了较大的成绩。

一是重修了花都光禄大夫家庙。位于花都区炭步镇华岭村的光禄大夫家庙是秉章公的生祠,清同治五年(1866)由朝廷出资建造。民国二十八年(1939)遭日军烧毁,仅存遗址。2013年9月,本人出资了一千多万元开始了重建工作。目前,家庙已经完成了全部主体建设,正在进行最后的修缮,准备无偿捐赠给当地政府部门使用和管理。

二是重修了佛山秉章公墓。佛山为秉章公长期寓居之地,墓葬为其和夫人陈氏合葬墓。为佛山市文物保护单位。该墓约一千多平方米,由于历史的原因,毁坏严重。多年来,海内外骆氏宗亲和历史研究学者多次前往墓地垂吊和祭奠,对这一历史名人墓难尽孝思,无从观瞻的情况都引为憾事。后由本人发起,当地骆氏宗亲共集资约40万元对墓地进行了重修。现第一期工程已经全部结束,并于今年清明期间正式对外开放。《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三是举办了首届全国骆秉章学术研讨会。2013年6月,值秉章公诞辰220周年之际,由研究会牵头主办了首届全国骆秉章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矿业大学、中山大学、曾国藩研究会、左宗棠文化研究会、广州炎黄文化研究会、佛山博物馆等二十多家单位和社团的代表以及全国各地的清史、太平天国史、湘军文化和秉章公研究的专家学者和骆氏宗亲近200人齐聚花都,参加研讨活动。大会出版了《骆秉章研究论文集》,辑录了研讨会的全部获奖论文27篇,约22万字,是国内秉章公研究内容最丰富、史料最全面、观点最权威的论文集,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国内秉章公研究上的空白。

四是创建了自己的官方网站。2012年8月,由研究会出资创办的花都历史名人网正式上线运行。目前,该网站已经成为全国开展秉章公学术交流的有效平台。广西、浙江、湖南和四川的骆氏宗亲和秉章公研究学者都通过此平台和研究会取得了联系,并开展了相关学术交流活动。

此外,近年来,本人多次带队去湖南、四川实地寻访秉章公遗迹遗存,和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湘军人物研究社团积极开展互动,逐渐形成了以研究会会员为核心,湖南和四川等地专家学者共同参与的一支秉章公研究队伍,使“骆学”研究得以发扬光大。

由于研究会在秉章公研究上取得的成绩,《羊城晚报》《深圳晚报》《新快报》《广东电视台》《南方电视台》等十多家权威媒体对秉章公予以了充分的关注,并进行了多次的报道宣传,使以前寂寂无闻,深藏于历史烟云背后的秉章公被不断推到前台,渐渐还原其应有的历史地位,被人们越来越熟悉。

然而,相对于秉章公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而言,当前的研究工作还不相匹配,还有很大的差距,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在此,我向大会呼吁,秉章公作为一代晚清名臣,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重大影响,各地骆氏宗亲应引以为傲,并有责任和义务给予足够的关注并力所能及地向身边人,向全社会推介。

各位宗亲,让我们共同来宣传秉章公,追忆秉章公,缅怀秉章公,让秉章公的事迹家谕户晓,广为人知,为光大骆氏门风,激励骆氏后人,为骆氏巍然立于中华姓氏之林而做出自己的努力!

谢谢大家。

© 广州市花都区骆秉章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粤ICP备12040536号-1